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万钊 > 中美贸易谈判回暖 贬值红利期趋于尾声

中美贸易谈判回暖 贬值红利期趋于尾声

【商务部:中美同意随协议进展分阶段取消加征关税】在今天(7日)商务部举行的例行发布会上,新闻发言人高峰表示,过去两周,双方牵头人就妥善解决各自核心关切,进行了认真、建设性的讨论。同意随协议进展,分阶段取消加征关税,这么做,有利于稳定市场预期,有利于中美两国经济和世界经济,有利于生产者,也有利于消费者。(央视)
 
这是继11月5日,陶然笔记连续发布的两篇文章,《取消已加征关税是达成协议的必要条件》和《达成协议必须同步等比率取消已加征关税》之后,商务部也释放出了中美双方分阶段取消加征关税的消息。
 
商务部的消息大概是7日下午3点左右传出,从汇率市场的反映来看,离岸、在岸汇率同步升值,显示中美贸易谈判回暖,对汇率的影响偏利好。
 
 
我们知道,今年5月初,中美贸易谈判阶段性破裂,人民币汇率进入了“加税—贬值—加税—贬值”的循环。不过笔者认为,人民币汇率“加税—贬值”的循环,并不是偶然的,而是作为应对美国关税打击的手段,而且贬值幅度是可以量化的。
 
贬值幅度可以量化的逻辑基础在于:美国政府向美国进口商征收关税之后,美国进口商会将一部分关税转嫁给中国出口商,因此中国出口商的美元收入会减少。那么通过人民币贬值,使得中国出口商的美元收入虽然减少,但是结汇获得人民币收入不减少,就可以有效保护出口商。
 
下面,我们通过这个量化逻辑,来验证一下今年的几次贬值幅度。
 
事件1:2019年5月,美国对约2000亿美元的进口商品税率由10%上调到25%。
 
贬值幅度测算:税率上调15%,假设有一半转嫁给中国出口商,即7.5%,征税金额为2000亿,占整体出口美国的比例为40%,那么整体出口成本增加40%*7.5%,即3%,那么贬值幅度为3%*70000=2100点。
 
实际走势:人民币汇率由4月中旬的6.70左右,贬值至5月中旬的6.90,贬值2000点。
 
事件2:8月2日星期五早上,美方威胁关税加码,对剩余的3000亿进口商品加税10%。
 
贬值幅度测算:税率上调10%,假设有一半转嫁给中国出口商,即5%,征税金额为3000亿,占整体出口美国的比例为60%,那么整体出口成本增加60%*5%,即3%,那么贬值幅度为3%*70000=2100点。
 
实际走势:汇率由7月31日的6.89贬值至8月12日的7.07,贬值1800点。
 
事件3:8月24日凌晨,特朗普宣布,从10月1日起将2500亿美元自中国进口商品的关税从25%上调至30%,并计划对其余3000亿美元自中国进口商品的关税税率从10%提高至15%。
 
贬值幅度测算:税率上调5%,假设有一半转嫁给中国出口商,即2.5%,征税金额为5500亿,占整体出口美国的比例为100%,那么整体出口成本增加100%*2.5%,即2.5%,那么贬值幅度为2.5%*70000=1750点。
 
实际走势:汇率由8月23日的7.08冲到9月2日的7.17后回落,贬值900点。
 
我们复盘了今年的三次明显的贬值事件,一方面为了验证我们量化贬值幅度的逻辑,更重要的在于,过去“加税—贬值”的路径,同样给我们展示了未来“取消加税—升值”的可能走势。
 
当然,细心的读者会发现,我们在事件3的贬值幅度测算中,测算的幅度为1750点,但是实际的贬值幅度不到1000点,即8月下旬的加税事件,我们的测算模型失效了。
 
那么当时汇率市场是怎么走的呢?从下图可以看到,在8月下旬和9月下旬,市场汇率有两次明显的贬值上冲,但是汇率中间价维稳的意图明显,也就是说,8月下旬那次加税,我们政策层面,主动打破了“加税—贬值”的循环。
 
 
打破“加税—贬值”的循环,原因之一在于,美国财政部8月5日发布声明,将我们列入汇率操纵国,背后的含义是施压我们不能用贬值对冲关税;原因之二在于,贬值增加进口成本,对我们的通胀带来输入性压力,比如近期农产品的涨价;原因之三在于,贬值是一种利益再分配的方式,相当于把进口商的利益,切给出口商,进一步贬值面临的进口商的阻力较大。
 
如果无法有效通过贬值来化解关税成本,那么美国继续加征关税的负担,会体现的更加明显。同样,美国那边的感受也不会太好。我们在前文《特朗普对中国发起贸易攻击 谁将笑到最后?(译文)》中,翻译了欧洲经济与财政政策研究所(EconPol)发了一期政策简报《Trump's trade attack onChina – who laughs last? 》,对贸易冲突对全球经济的冲击做了量化评估。
 
从评估结果上看,如果美国对进口的中间品征收过高关税,则会面临更高的国内生产成本。其中一个后果是丧失国际竞争力,并带来出口下降,这加剧了对实际收入的负面影响。因此随着美国征收关税的逐步升级,对美国自身的负面效果也在快速上升。
对于美方来说,其核心意图是打击我们的高科技产业,因此其加税重点是去年7、8月的500亿进口的清单,而对于中方来说,高科技产业利润空间较大,抵抗关税的能力较强。因此,对于中美双方来说,先逐步取消今年新增的关税,既符合两国当前的需求,又是务实可行的。
 
综述一下本文的核心观点,笔者认为,近期中美都释放出了贸易谈判回暖的信号,这是符合两国实际需要的,先逐步取消今年新增的关税,也是切实可行的方案。这也就意味着,为出口方创造的贬值红利期已经趋于尾声。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