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万钊 > 美国施加关税对中国贸易的影响|联合国报告摘译

美国施加关税对中国贸易的影响|联合国报告摘译

11月,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UNCTAD)经济学家尼西塔(Alessandro Nicita)发布了一篇研究报告,《Trade and tradediversion effects of United States tariffs on China》,对中美贸易摩擦爆发以来,美国所施加的关税,对中国贸易的影响做了分析。笔者摘译如下:
 
摘要
 
自2018年年中,中美贸易摩擦爆发以来,中美之间经历了几轮报复性关税对抗。本文研究了美国对中国施加关税,对美国进口的影响。结果显示,被施加关税的产品,进口下降幅度超过了25%。分析还发现,中国对美的出口损失,转移到了中国台湾、墨西哥、欧盟和越南等。这些影响还在继续增加。分析发现,中国出口商开始以较低的出口价格来承担部分关税成本。总体而言,美国对中国施加关税同时损害了两国经济。美国的损失体现在消费价格上涨,而中国的损失体现在出口下降。
 
1、介绍
 
2018年,美国政府开始实施旨在减少进口的一系列贸易措施,首先是针对特定产品(钢铁、铝、太阳能电池板和洗衣机),然后开始针对自中国的进口。中美贸易摩擦的第一阶段爆发于2018年初夏,当时美中两国对双方约500亿美元的商品加征关税。由于无法就贸易平衡和知识产权保护等问题取得共识,中美贸易关系进一步恶化。美国政府于2018年9月就2000亿美元进口加征关税,中国就600亿美元的美国进口商品加征关税进行反制。2019年6月后,美国继续将2000亿美元进口关税由10%上调至25%。2019年9月摩擦进一步升级,美国对剩余3000亿美元进口商品中的一部分征收15%的关税,预计另一部分的关税在2019年12月征收。
 
2018年下半年,美中贸易格局的突变,为研究关税变化对国际贸易的影响提供了机会。关税是在不同的阶段,对单一国家,针对特定商品征收的,我们就可以使用比较成熟的方法来识别其影响。本文使用最新的细分数据研究了关税对美国进口的影响,并回答三个问题:第一,关税在何种程度上、何时减少了自中国的进口;第二,美国施加关税对中国出口价格是否有影响?第三,美国施加关税在多大程度上导致美国从其他地方的进口增加。本文分析了中美贸易摩擦中两个阶段的影响。阶段一涵盖的是2018年7月加征关税的产品,价值约600亿美元进口,涉及大约1,100个HS8位编码。阶段二涵盖的是2018年9月底加征关税的产品,价值约2000亿美元进口,涉及大约6,000个HS8位编码。
 
本文发现,美国对中国施加关税,导致2019年上半年被税商品的进口减少了25%以上。而且中国的出口损失还在增加,2019年第二季度的出口减少幅度要高于前几个季度。关于价格,分析发现中国出口商于2019年第二季度开始以较低的出口价格来承担部分关税成本。分析还发现,中国在美国市场上的出口损失,已导致一部分的贸易转移效应。美国从中国台湾、墨西哥、欧盟和越南等的进口明显增加。分行业看,办公设备和通信设备是受关税影响最大的行业。
 
2、关税和国际贸易
 
传统贸易模型的框架是:关税提高了外国商品的价格,从而降低了进口。另外,在关税针对特定国家的情况下,关税可能导致贸易转移效应,因为进口商可以从其他地方采购商品来规避关税。贸易转移不一定会发生,而且通常是不完全的,这意味着第三国通常只能弥补部分贸易,而其余部分作为福利损失,或者被关税国内部消化。
 
贸易转移效应不完全的原因有很多。例如,其他国家可能没有足够的供应能力,受到关税影响的出口商可以降低价格;再比如运输成本过高等。实际上,关税的各种影响并不是相互排斥的,而且会同时发生:双边关税导致消费价格上涨,减少出口企业的利润,并伴随着贸易转移效应。
 
数据来源于United States Census Bureau。本文使用HS8位编码的贸易数据,涵盖了10,000多个关税细目。数据时间是2017年第一季度至2019年第二季度。数据既有进口金额,也有价格(用进口额除进口量)。
 
3、描述性统计
 
2018年,美国从中国进口了约5500亿美元的商品,上半年约2550亿美元。相比之下,2019年上半年美国从中国的进口不到2300亿美元,下滑约10%。一个关键问题是关税在多大程度上导致了这种下降。
 
可以从被征税和未被征税商品的进口变动幅度上,来初步看看关税的影响。图1展示了阶段一和阶段二征税商品的进口额变动。
 
 
图1表明,中国对美出口在征收关税后不久就开始下降,特别是阶段一覆盖的那些产品。对于阶段二覆盖的产品,其影响从2019年第一季度开始显现出来。相比之下,不受关税影响的商品进口相对稳定,并且在2019年第二季度有所增长。一个解释是美国进口商在提前备货,预防对其余产品继续征收关税(2019年9月确实发生了)。另一个解释是中国出口商通过出口更多未征税商品来获得更多利润。
 
细分行业的数据也可以考察美国关税对进口的影响。图2展示了2018年上半年与2019年上半年细分行业进口额的变化。对大部分行业而言,征税产品的进口额明显下降,未征税产品的进口增加。唯一的例外是通信设备,未征税产品的进口降低,征税产品的进口下降幅度更大(未征税产品下降了约10%,征税产品下降了约30%)。
 
 
办公设备是贸易摩擦中受影响最严重的部门。该行业被征税产品进口下降了65%。对于其他行业,比如农产品,通讯设备和精密仪器,被征税商品进口下降了30%以上。下一节用更严谨的模型来考察美国关税对进口的影响。
 
4、评估美国关税对从中国进口,对美国进口价格以及对从其他国家的进口的影响
 
本节更严谨的分析贸易模型。分析主要涉及三个问题:第一,美国关税在何时、在多大程度上减少了从中国的进口;第二,美国关税是否对美国进口价格产生影响?第三,关税在多大程度上导致美国从第三国的进口增加。
 
 
这是一个固定效应的面板回归。公式和结果如上,我们不做具体解释,感兴趣的读者可以参考原文。我们解释一下模型的结果:
 
表1报告了六个季度美国从中国进口变动的估计结果。结果表明,阶段一覆盖的产品,在2018年第三季度开始明显下降,阶段二覆盖的产品,在2019年第一季度开始明显下降。而且关税对进口的负面冲击,随着时间的推移而上升。例如,阶段一关税影响的产品下降幅度由开始的22%,增加至2019年第二季度的约45%。阶段二关税影响的产品下降幅度,由2019年第一季度的20%增加至2019年第二季度的25%。还要注意的是,在2018年第三季度关税生效之前,没有观察到这种进口的下滑。
 
第二个问题是关税是否反映在了消费者价格中,或者关税是否降低了出口价格。虽然已有的文献(Feenstra,1989; Goldberg和Knetter,1997; Broda,Limao和Weinstein,2008)发现,关税影响了消费者和出口商的价格,但目前少数几个研究中美贸易摩擦对价格影响的文献,发现关税成本几乎完全转嫁给了美国消费者价格,中国出口价格几乎没有变化(Amiti,Redding和Weinstein,2019; Fajgelbaum,Goldberg,Kennedy和Khandelwal,2019)。但是由于某些原因,关税成本转嫁到消费者价格,最初可能是完全的,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会变得不完全,比如由于长期的合同条款,进口价格可能会很粘性。在更长期的时间里,出口商可以通过降低价格来保持市场份额。
 
 
表2的结果显示,直到2019年第二季度才能看到关税对中国出口价格产生影响,从幅度上看,出口价格下降了约8%。
 
美国对中国施加关税,会使得中国出口商的竞争力降低,进而有利于美国从其他国家的进口替代。这通常被称为关税的贸易转移效应。下面用模型来估计贸易转移效应。
 
结果显示,在贸易关系正常的时候,美国自中国进口,与自世界其他地方的进口呈现正相关,两者都与美国经济情况有关。而在2019年第一季度和第二季度,这两者不再具有相关性,如果再考虑到双边关税时,两者呈现负相关。也就是说,2019年上半年,存在双边关税的前提下,美国从中国的进口,被从其他地区所替代。换句话说,美国对中国加征关税,导致美国从世界其他地区的进口增加,从中国的进口减少。从2019年第二季度的估计结果来看,阶段一覆盖商品的贸易转移效应,要强于阶段二。而且随着时间推移,转移效应在加剧。
 
5、贸易转移效应的细节
 
如前一节所述,美国对中国征收关税的后果之一是增加了从其他地方的进口。在这种情况下,一个关键问题是哪个国家或者地区最受益。本节研究哪些国家和地区从贸易摩擦中受益,以及受益的金额。
 
根据观察到的数据,2019年上半年整体的贸易转移效应大概是210亿美元,而被征税的商品,2019年上半年自中国的进口,较2018年同期减少了350亿美元(25%)。那么350亿美元的进口减少中,有210亿美元(约占63%)已被其他国家和地区的进口所替代,而其余140亿美元是由于贸易摩擦而产生的福利损失。需要注意的是,尽管征收了关税,中国仍然能够保留受关税影响的产品近75%的贸易份额。
 
贸易转移效应在不同的国家地区和不同行业之间显示出相当大的差异。拥有富余的生产能力和完善的贸易基础设施的大型经济体更容易替代中国。现有的贸易协定以及地理位置也很重要。图3报告了一些经济体的替代作用。
 
 
中国台湾是贸易转移效应中的最大受益者,2019年上半年对美出口增加42亿美元。中国台湾出口增加最多的是办公设备和通讯设备。墨西哥对美美国出口的增加35亿美元左右,主要是农产品,运输设备和电力机械。欧盟增长27亿美元,主要是机械设备。越南出口增加26亿美元,主要集中在通信设备和家具上。韩国,加拿大和印度受益规模在9亿至15亿美元之间。其他东南亚国家的受益规模在17亿美元左右。拉丁美洲其他地区,南撒哈拉非洲地区和世界其他地区获益有限。
 
 
办公设备是贸易摩擦中受冲击最严重的行业,美国从中国的进口在2019年上半年减少了近100亿美元。该行业的贸易转移影响约45亿美元,其中大部分转移到中国台湾。这造成约55亿美元的贸易损失。通信设备和家具是另外两个贸易损失较大的行业,在这两个行业中,越南出口商受益最大。机械设备的贸易转移影响更加多样化,在美国进口增长中,不仅来自于东亚地区,墨西哥和欧盟也是主要受益者。
 
6、结论
 
本文发现,美国施加关税导致了美国从中国进口的下降。而且还发现,这种下降中的一部分被美国从其他地方进口所替代。文章还发现了关税成本已普遍转嫁给美国消费者,但是也有一些迹象表明,中国出口商直到近期才开始通过降低出口价格来吸收部分关税成本(大约8个百分点)。
 
从数量上看,美国对中国施加关税,导致2019年上半年被税商品进口下降了约25%。文章还估算了2019年上半年的贸易转移影响约为210亿美元,贸易损失约为140亿美元。贸易转移的影响,为中国台湾、墨西哥、欧盟和越南带来了巨大收益。分行业来看,受影响最严重是办公设备和通信设备,2019年上半年美国从中国的进口额一共减少了约150亿美元。这些行业的贸易转移效应低于平均水平,可能是源于中国之外的地区供应能力不足。
 
总的来说,美国对中国施加关税,对两国经济都有伤害。美国的损失主要与消费者价格上涨有关,而中国主要与巨大的出口下滑有关。尽管本文没有研究贸易摩擦的最新阶段的影响,但是最近升级的结果可能是相似的。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