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万钊 > 对金融稳定性的关注度提升|12月金融数据简评

对金融稳定性的关注度提升|12月金融数据简评

内容提要
 
12月金融数据公布之后,主要社融科目均已呈现见顶。其中M1增速由11月的10%回落至12月的8.6%,M2增速由11月的10.7%回落至12月的10.1%,社融增速由13.6回落至13.3%,贷款增速持平于11月的12.8%,企业债券由19.3%回落至17.2%。
 
12月社融低于预期的原因包括:信托贷款大幅回落,12月信托贷款净减少4601亿,大幅低于历史均值的194亿;企业债券融资恢复较缓,12月债券融资净增加为442亿,明显弱于同期均值的2403亿;企业短期贷款明显回落,12月企业短贷净减少3097亿,为过去几年的历史最低值,历史均值为-580亿。
 
12月M2增速的下行幅度,大于社融。12月M2增速回落0.6个百分点,社融增速回落0.3个百分点。背后原因可能是财政支出的进度偏缓。从财政存款的数据上看,12月财政存款净减少9540亿,2019年同期为净减少1.08万亿,历史均值为净减少1.1万亿。12月财政支出的进度偏缓。
 
展望2021年的宏观政策,预计货币中性略偏松,信用中性偏紧,金融监管力度加强,对债券偏利好。财政政策存在不确定性,主要是财政支出的节奏和方向不太确定,从2020年的经验来看,财政支出速度偏缓。从债券交易策略上看,债券收益率易下难上,中短端胜率更高。
 
1月12日,央行公布了12月份金融数据。其中:12月M2同比增长10.1%,预期增10.7%,前值增10.7%。12月社会融资规模增量为1.72万亿元,预期2.18万亿元,前值2.13万亿元。12月人民币贷款增加1.26万亿元,预期增1.21万亿元,前值增1.43亿元。
 
一、主要社融科目均已呈现见顶
 
12月金融数据公布之后,我们发现主要社融科目均已呈现见顶。其中M1增速由11月的10%回落至12月的8.6%,M2增速由11月的10.7%回落至12月的10.1%,社融增速由13.6回落至13.3%,贷款增速持平于11月的12.8%,企业债券由19.3%回落至17.2%。
 
目前只有政府债券增速在上行,由11月的21.4%上行至12月的22.1%,但是考虑到2021年政府债券的净发行规模很可能低于2020年,因此政府债券增速的顶部可能也不远。因此从社融结构上看,社融总量见顶得到进一步确认。
二、社融低于预期的几个原因
 
从新增社融的季节性上看,12月社融新增1.72万亿,为过去几年的同期最低值,历史均值为1.95万亿。
原因之一:信托贷款大幅回落
 
这也是被市场提及最多的因素。12月信托贷款净减少4601亿,大幅低于历史均值的194亿。可能与压降融资类信托的监管要求有关。
原因之二:企业债券融资恢复较缓
 
11月10日,债券市场意外违约后,对债券市场融资功能的负面冲击较为明显。其中,11月债券融资净增加862亿,为过去四年的最低值,明显低于历史均值的2742亿。
 
而12月债券融资净增加为442亿,为历史同期最低值,而且明显弱于同期均值的2403亿。债券违约对债券融资功能的冲击还在继续,这可能也是央行近期呵护资金面的一个原因。
原因之三:企业短期贷款明显回落
 
12月企业短贷净减少3097亿,为过去几年的历史最低值,历史均值为-580亿。我们认为,可能一部分短贷需求被票据分流,在12月资金较为宽松的助力下,12月票据净融资增加3341亿,好于历史均值的1687亿。
但是即便考虑到票据分流,12月的票据融资+企业短贷合计为244亿,历史均值为1100亿,仍然较历史均值偏弱。我们认为,可能与近期部分地区疫情出现反复,整体经济活动边际转弱有关。
 
三、财政支出进度偏缓,M2下行快于社融
 
有市场人士关注到,12月M2增速的下行幅度,大于社融。12月M2增速回落0.6个百分点,社融增速回落0.3个百分点。从上文分析来看,12月社融低于预期的主因,包括信托贷款大幅回落、企业债券融资低迷等,这些因素都影响社融,但是对M2的影响不明显,因此M2增速下行幅度,大于社融是有点奇怪的。
 
背后原因可能是财政支出的进度偏缓。从新增人民币存款的数据上看,12月企业存款新增1.1万亿,2019年同期为1.6万亿,历史均值为1.45万亿,企业存款明显少增。
 
从财政存款的数据上看,12月财政存款净减少9540亿,2019年同期为净减少1.08万亿,历史均值为净减少1.1万亿。12月财政支出的进度偏缓。
另一方面,12月政府债券净发行7156亿,远高于历史同期,历史均值为3316亿。
 
四、对金融稳定性的关注度提升
 
随着疫情后的经济继续稳步复苏,对宏观杠杆率的稳定、以及金融稳定性的关注度提升。展望2021年的宏观政策,预计货币中性略偏松,信用中性偏紧,金融监管力度加强,对债券偏利好。财政政策存在不确定性,主要是财政支出的节奏和方向不太确定,从2020年的经验来看,财政支出速度偏缓。
 
从债券交易策略上看,债券收益率易下难上,中短端胜率更高。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