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万钊 > 2020年金融统计数据新闻发布会透露了什么信息?

2020年金融统计数据新闻发布会透露了什么信息?

内容提要
 
关于保持M2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同名义经济增速基本匹配,当遇到重大外部冲击,使得经济实际增速明显偏离潜在增速的时候,货币投放要与潜在增速基本匹配。2021年随着疫情好转和经济修复,受到低基数影响,2021年的经济增速可能较高,但是潜在增速仍然平稳,那么M2增速也要保持平稳。从2008年次贷危机后的经验来看,2021年M2增速可能是一个稳中略回落的走势。
 
国家金融基础数据库已经初步建成并投入使用,这将为国家宏观调控和宏观审慎监管措施的落地,提供有效抓手。2020年M1增速较高,原因有三个,之一是制造业和批发零售业等实体经济得到资金支持,之二是部分行业资金有沉淀,之三是存款产品规范,使得结构性存款部分流向活期存款中的协定存款。
 
CPI指标是否纳入资产价格,目前还处于学术讨论范畴,还没有进入政策实践,国际上也没有先例。但是央行会密切关注资产价格,并通过宏观审慎政策来调控。
 
2020年金融系统向实体经济让利1.5万亿元,大概组成为:深化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改革引导贷款利率下降让利5900亿元;再贷款再贴现支持发放优惠利率贷款让利460亿元;向债券发行人让利1200亿元;两项直达工具让利3800亿元;银行减少收费、支持企业重组和债转股等方式,让利预计约4200亿元。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于2021年1月15日(星期五)下午3时举行新闻发布会,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陈雨露介绍2020年金融统计数据有关情况,并答记者问。笔者学习后,认为要点如下:
 
一、保持M2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同名义经济增速基本匹配的一个理解
 
第一个问题来自于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记者,问题是“今年要保持广义货币M2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同名义经济增速基本匹配,这是否意味着今年货币投放量将会增多?”
 
笔者个人理解,这个问题的意思可能是,由于基数效应,2021年的名义经济增速可能比较高,那么是不是会带动M2增速也比较高?
 
笔者个人理解,答复包括了两种情况,第一种情况是“基本匹配并不意味着完全相等,也就是说,M2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可以根据经济形势和宏观经济治理的需要,略高或者略低于名义经济增速,以此体现中长期内货币政策的逆周期调节。”这种情况应该主要是指没有受到重大外部冲击的正常年份。
 
第二种情况是“在经济运行的非正常时期,比如说遭遇到类似当前重大疫情严重冲击的时候,经济增速可能会大大偏离潜在的产出水平,这时货币政策就要参照反映潜在产出的名义经济增速来把握。”
 
这种情况主要是指,当受到重大外部冲击的时候,经济实际增速明显偏离了潜在增速,比如2020年受到疫情影响,经济增速较低,但是潜在增速并没有明显下降,因此M2的增速就要保持一个较高水平。
图:名义经济增速(蓝)、M2增速(橙)
 
同样,2021年随着疫情好转和经济修复,受到低基数影响,2021年的经济增速可能较高,但是潜在增速仍然平稳,那么M2增速也要保持平稳。从2008年次贷危机后的经验来看,2021年M2增速可能是一个稳中略回落的走势。
 
二、国家金融基础数据库建成并投入使用
 
在回答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广记者提问的M1的问题时,提到“根据人民银行建设的国家金融基础数据库逐笔采集的单位存款情况来看”,这意味着,国家金融基础数据库已经初步建成并投入使用。
 
2019年2月2日,中国机构编制网公布《中国人民银行职能配置、内设机构和人员编制规定》,人民银行职责第九条变成“统筹金融业综合统计,牵头制定统一的金融业综合统计基础标准和工作机制,建设国家金融基础数据库,履行金融统计调查相关工作职责。”这是金融基础数据库第一次出现在相关文件当中。
 
2020年6月19日,人民银行2020年调查统计工作会议中,明确了2020年调查统计工作重点,其中包括:高质量建设符合大数据发展方向的国家金融基础数据库。
 
从本次发布会中可以看到,国家金融基础数据库已经开始投入使用,功能包括逐笔采集存款等。这将为国家宏观调控和宏观审慎监管措施的落地,提供有效抓手。
 
在解释2020年M1增速上升的时候,主要是三个原因:
 
稳健的货币政策精准有效支持实体经济的效果显现。传统的制造业、批发零售业得到了大量的资金支持,11月末,制造业和批发零售业活期存款同比增速16.5%,新增额占全部单位活期存款的比重是30%。
 
一些行业获得了比较多的资金支持,但是由于项目还没有全部实施,所以形成了一定的资金沉淀。主要是公共管理、商务租赁等行业。
 
存款产品的规范推动了活期存款的增加。2019年10月以来,金融管理部门持续对结构性存款等产品进行规范,部分资金流向了活期存款中的协定存款。
 
三、资产价格变动暂时不进入CPI指标
 
经济日报记者问到“由于CPI指标没有完全反映市场价格的变动,导致当前的通胀水平是被低估的”。
 
答复是“关于CPI指标是否应该纳入资产价格变动的问题,目前这还是属于学术界讨论的重要的前沿课题,国际上主要的经济体还没有将具体某类资产价格变动直接纳入CPI指标的做法。从中央银行的角度来看,在关注物价的同时,我们也一直在密切关注重要领域的资产价格。在保持物价稳定的同时,通过宏观审慎政策来防范资产价格大起大落带来的宏观金融风险,以切实维护金融稳定。”
 
从这个角度来看,CPI指标是否纳入资产价格,目前还处于学术讨论范畴,还没有进入政策实践,国际上也没有先例。但是央行会密切关注资产价格,并通过宏观审慎政策来调控。
 
四、金融系统向实体经济让利1.5万亿的具体组成
 
香港紫荆杂志记者问:“2020年金融系统向实体经济让利1.5万亿元,请问这个让利规模包含了哪些内容?”
 
贷款利率下降:深化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改革引导贷款利率下降让利5900亿元。一年期LPR累计下行30个基点,带动2020年全年贷款利率较2019年下降0.5个百分点让利5600亿元,8月底顺利完成存量贷款定价基准转换,转换中直接降低利率和重定价后利率下降让利约280亿元。
 
优惠利率贷款:再贷款再贴现支持发放优惠利率贷款让利460亿元。
 
债券利率下行:向债券发行人让利1200亿元,2020年新发行国债、地方债、公司信用类债券利率较2019年低0.47个百分点。
 
直达工具:两项直达工具让利3800亿元。去年全年普惠小微企业贷款延期支持工具,通过减少企业孳息支出、过桥费用等方式为企业让利3580亿元,普惠小微信用贷款支持计划,为企业节约担保费用240亿元,
 
减少收费等:银保监会通过督促银行减少收费、支持企业重组和债转股等方式,引导银行让利,这部分让利预计约4200亿元。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