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万钊 > 疫情期间需求结构的不同之处|美联储文章摘译

疫情期间需求结构的不同之处|美联储文章摘译

Aditya Aladangady and Daniel Garcia
 
译者注:疫情后中国的出口表现亮眼,本文通过详细的美国数据表明,疫情后美国消费结构向商品转移,这对中国的出口产生了正向的外溢效应。另外,美国商品支出向线上转移。另外我们观察到11月起,美国的消费数据边际减弱,本文也给出了一个解释,即耐用品消费缺口抵补之后,趋于饱和。
 
以下是译文:
 
经济衰退中,家庭在商品上的支出(尤其是耐用品)和住房支出往往会快速下降,并持续多季保持疲弱。相反,服务支出通常受经济周期的影响很小。然而,这次却发生了相反的情况,如图1所示。根据BEA对三季度GDP的估计,尽管许多服务消费很疲弱,但商品支出和住宅投资却迅速反弹至疫情前水平以上。
 
在本文中,我们认为,社交隔离在解释近期支出结构变化中起着关键作用,不仅是因为减少服务支出,而且随着消费者居家时间更长,从而增加了住房和相关耐用品的需求。另外,利率下降也为住房和耐用品消费提供了重要支撑。
图1:商品消费、服务消费和房地产投资
 
房地产市场的强大韧性
 
经过急速但短暂的暴跌之后,房地产市场(包括新建和销售)迅速恢复,超过了疫情前的水平。极低的按揭贷款利率是推动该行业发展的主要因素。对于许多人来说,从房屋搜索到交易结束的房屋销售过程,已经转移到线上或向有限接触的方向发展。此外,由于新购房者往往具有较高的收入,而高收入人群的失业率也较低,因此房地产行业受到近期失业的影响较小。
 
另外,随着居家的时间更长,由疫情带来的偏好变化也在推动住房需求。图2的左图显示购房者正在购买较大的房屋(左轴)。另外,相对而言,购买第二套住房的人相对较多,而且许多位于度假区(右轴)。最后,在家具、建材和日用品(右图)的消费热潮中,房屋装修也在快速升温。
图2:待售房屋的面积中位数、新购房贷款和住房相关支出的构成
 
整体住房活动的快速反弹,掩盖了疫情带来的不平等后果。图3的左图显示,较贵的房屋,最近销售的增长尤其强劲,这表明经济状况较好的群体引领了复苏。对于许多低收入家庭,资金条件可能已经收紧,伴随需求下降。右图显示新购房屋的信用评分在整体分布中上升,尤其是在下半部分。
图3:二手房销售按价格和信用评分分布的新购房贷款
 
社交隔离改变了消费者支出的结构
 
2020年3月以来,各州对零售商和饭店施加了各种限制,即使没有明确禁止,家庭过去的许多消费(例如航空旅行)也变得更加危险。如图4左图所示,医疗服务、航空旅行和饮食服务支出有所回升,但仍远低于去年同期的水平,与图1中的官方数据一致。
图4:服务支出和零售商品支出
 
社交隔离对商品支出的影响较小,因为购物可能需要较少的面对面接触。即使家庭严重失业,但服务消费上节省的支出也用于购买商品。的确,根据万事达卡的一项测算,我们在右图中看到3月份零售商品支出的下降被线上销售所对冲。实际上,到夏天,许多类别的商品支出实际上已经修复到疫情之前的水平。
 
有趣的是,最近的一些研究发现,尽管家庭的出行和购物能力受到更大限制,但受益于新冠刺激法案的支出结构,与疫情前的结构相似。在图4中,我们看到5月份商品支出的大幅增长,是在4月下旬新冠刺激法案支付之后(垂直虚线),同时失业金支付也有所增加。网上交易支出的增长尤为明显。我们当时没有看到服务支出的类似增长,这表明即使有资金支持,家庭也会将支出从服务转向商品。
 
即使支出由服务转向商品,我们也不会预期商品支出的持续增长,至少在耐用品中不会如此。家庭为了拥有的家具、电子产品、汽车和电器,而不是从购买这些物品中获得乐趣。换句话说,家庭从耐用品的存量中获得使用价值。近几个月来,耐用品支出的大幅波动使得追踪耐用品的存量非常有用,而耐用品的存量与家庭需求有着更紧密的联系。
 
图5有助于量化相对于“无疫情”时的耐用品库存。尤其是,我们假设,2020年2月的实际耐用品支出将像疫情前五年一样持续增长,如左图中的红色虚线所示。这种支出包括旧洗衣机的更换,以及购买新的汽车等。
图5:新购耐用品支出和耐用品存量缺口占比
 
我们发现,在大流行的最初几个月中,新耐用品的支出(黑线)低于疫情之前的趋势(红线)。将缺口累计并考虑折旧,我们发现4月份,耐用品存量比没有疫情时的存量减少了3%。6月份,支出超过了无疫情的情形(左图黑线上升到红色虚线上方),耐用品的库存开始恢复到没有疫情时的水平(右图)。到9月为止,耐用品支出的缺口都已抵补,到2020年底,家庭拥有的耐用品的数量实际上比没有疫情时更高。
 
当然,我们可以预期耐用品支出将继续保持在其疫情之前的趋势线。正如我们前面提到的,居家时间更长可能已经改变了人们对耐用品的偏好,这些耐用品是住房的补充。确实,某些耐用品类别可能与过去不同,因为家庭增加了在没有疫情时可能不会购买的物品,比如家用办公家具或秋千等。尽管如此,一旦家庭增加了所需的耐用品存量并减少了对新耐用品的投资,新耐用品的支出最终可能会下降。确实,对支出数据的估计表明,尽管未来消费支出仍存在很多不确定性,但11月可能已经开始下降。
 
结论
 
COVID颠覆了我们日常生活中的许多惯例,这反映在我们的支出数据中。面对面的风险增加,支出从某些类型的服务转向了商品。商品支出已转向网上销售。此外,居家和远程工作已经改变了住房服务的偏好—促进了对住房及与住房相关的商品的需求。从企业的角度来看,好的生产者,尤其是那些能够在线销售的生产者,以及房屋建筑商和房地产经纪人可以维持收入,特别是如果财政刺激能够减轻收入损失带来的需求下降的话。但是某些只有实体公司的服务公司和零售商可能就不太幸运。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