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万钊 > 关注疫情冲击的中长期影响 | 一篇文献摘译

关注疫情冲击的中长期影响 | 一篇文献摘译

概述:讨论疫情影响的文献不少,但是从历史传染病经验的角度分析的不多。这篇IMF的工作论文分析了21世纪以来的5次大范围传染病(非典、H1N1禽流感、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埃博拉、寨卡)对经济的影响,显示传染病对经济有中长期的负面影响,尤其是对就业的影响有滞后性和持续性。不足之处在于,缺乏传染病影响经济的理论机制分析。
 
以下是摘译:
 
COVID-19的经济影响会持续吗?基于21世纪流行病的预测
 
IMF工作论文 WP/21/119
 
摘要
 
COVID-19在2020年对经济带来了破坏性的影响,但其影响将持续多久仍不清楚。我们根据对本世纪以来5次主要流行病的影响做了预测。我们发现,流行病导致可支配收入的大幅持续下降,同时失业率、收入不平等和公共债务比率增加。能源使用量和二氧化碳排放量下降,但主要是因为经济活动的持续下降,而不是能源的结构性变化。根据经验估计来预测COVID-19的影响,我们预计到2025年,经济和收入分配将出现严重的伤痕,可能增加大约7500万贫困人口。为了预防这些结果,需要比过去更有效的政策应对。
 
引言
 
COVID-19已经对2020年经济带来严重影响。这些影响会持续多久仍不清楚。私营机构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公共机构预测,2021年经济将恢复增长。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2021年全球经济增长率为5.2%,消除了2020年经济下滑4.4%的影响。就美国而言,共识预测(Consensus forecasts)认为,在2020年下降3.5%之后,2021年和2022年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将分别增长4%和3%,从而使收入远高于疫情之前的水平;对其他主要经济体的预测结果也类似。
 
预测疫情的中期影响很小,这种预测的可信度如何?而且,疫情对其它经济变量(如贫困和不平等),以及能源和环境的影响是否也会同样短暂?回答这些问题的一种方法是研究历史事件(如1918年的黑死病和西班牙流感)的中长期影响。然而,尽管这些研究为疫情的影响提供了宝贵的见解(Alfani 2020),但它们在预测疫情的中期影响方面的作用可能有限。预计COVID-19的死亡率将远远低于黑死病或西班牙流感的规模;因此,正如 Dosi,Fanti,Virgillito (2020)所指出的那样,COVID-19造成的经济影响的持续性可能与那些历史事件大不相同,特别是因为它对劳动力供应的不利影响要小得多。
 
在本文中,我们认为,有关最近流行病—SARS、H1N1、MERS、埃博拉病毒和寨卡病毒—的影响,可能是预测COVID-19对经济的长期影响的更有用的指引。我们的研究结果表明,过去的流行病对宏观经济产生了重大而持久的负面影响:人均收入下降,失业率上升,收入不平等加剧。我们也观察到能源和排放强度的小幅下降。将历史估计应用到预测COVID-19到2025年的影响,我们预测经济活动水平将持续下降,贫困人口将增加。但是,遏制措施(旅行限制、封锁、社会隔离措施)在速度和严重性方面都是前所未有的,COVID-19可能比过去更加影响全球价值链。
 
这篇论文的组织方式如下。第二部分描述了数据,测度流行病发病率的构建,以及研究过去流行病影响的实证策略。第三部分提供了追踪疫情对经济影响的脉冲响应函数。第四部分使用经验估计来模拟COVID-19在未来5年的影响。第五部分讨论了减轻预期影响的政策选择。
 
数据和经验策略
 
数据
 
我们使用5个主要流行病的发病率数据:2003年的SARS,2009年的H1N1,2012年的MERS,2014年的埃博拉,2016年的寨卡病毒。这些历史性流行病约有700万确诊阳性病例。流行病事件的发生占样本年份和样本国家的2%。
 
我们将感染数据与各种经济和社会变量(如人均国内生产总值、政府债务、失业率和基尼系数)以及环境因素(如能源需求、空气污染物和温室气体排放)结合起来。经济变量的数据来自世界发展指标(WDI),而能源总量的数据来自IEA的2019年的世界能
 
源平衡表。二氧化碳排放数据来自PRIMAP-hist数据集,氮氧化物排放数据来自Community Emissions Data System (CEDS)。不平等的数据来自Standardized World Income Inequality Database (SWIID 8.3)。
 
我们将这些数据与国内生产总值和人口预测结合起来,用于预测COVID-19中期影响。我们使用Rao et al. (2018)对不平等基尼预测作为我们的基尼指数的近期预测的基准值。对于能源和环境变量,我们使用IEA的《2019年世界经济展望》和《2020年预测》(IEA,2019,2020)。虽然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Rao et al. (2018)的预测可以在国家层面获得,但国际能源机构的预测只能在14个大国和宏观地区获得,并间隔5年。因此,我们将这些值在2015年使用每个国家的初级能源份额在国家间进行拆分,并对中间年份进行线性插值。
 
我们使用每次流行病事件中的病例数量来衡量流行病的影响。具体来说,我们计算每个国家每1000名居民确诊病例数的对数—我们在病例-人口比率上加1,使得新变量在没有流行病的年份取零值:
图1显示了该变量在本文中考虑的各种流行病中的分布情况。
实证分析
 
为了估计疫情的中期影响,我们采用了Jordà (2005)的方法,并估计脉冲响应函数:
 
我们报告的值应该被解释为每1000名居民中0.8例的感染病例的结果变量的变化。对于更高的感染率,该值以对数增加。例如,每1000个病例中有10.7个病例(2020年底COVID-19的比例数),约为其数值的4倍,而每1000个病例中有52个病例,其影响等于报告数值的7倍。
 
过去流行病的影响
 
图2和图3显示了社会、经济和环境变量对流行病的动态反应。
 
分析表明,流行病在短期和中期都对经济活动产生重大和负面影响。流行病发生的第一年,经济活动下降了约1.1%。随着时间的推移,流行病对增长率的影响逐渐消失,五年后在统计学上变得不显著。这意味着经济活动水平持续下降,最终导致流行病5年后人均GDP下降3.6%。这些结果与衰退和金融危机影响的文献(Cerra and Saxena 2008)以及Ma et al. (2020)提出的关于以往大流行对国内生产总值影响的证据相似。
随着人均GDP的下降,流行病后失业率上升。失业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累积,就业效应表明劳动力市场呈现延迟和长期恶化。5年后,失业率相对于流行病之前水平增加了约0.7个百分点,这一数值与Coibion et al. (2020)估计的美国COVID-19的影响相似。
 
我们还评估了经济不平等的后果。图2显示,流行病爆发5年后基尼系数比流行病前水平平均增加约0.1个百分点。这意味着对于历史上观察到的最大发病率(每千人52例),基尼指数将增加0.7个百分点。这些是相当大的影响。除了衡量总体不平等外,我们还研究了按收入分布百分位数(例如,收入最低的10%,收入最低的20%)。我们发现,在收入分配的最低群体,与收入分配的最高群体相比,流行病的负面影响更为严重;穷人受到的打击更为严重。即使在5年之后,大流行的退化影响也会持续下去。这一证据与Furceri et al. (2020a)类似,他们还发现,流行病降低了仅受过基础教育者的就业率。
大流行的另一个后果是它们导致了政府债务比例的上升。这是由于经济活动下降(降低政府收入)和扩张性财政对策造成的(Furceri et al. 2020b)。我们的分析表明,流行病导致公共债务在1年和5年后分别2-5个百分点(图2)。
 
随着经济活动因流行病而急剧下滑,能源消耗也随之下降。图3显示了最终能源需求的显著收缩。病例增加到平均水平带来能源需求中期下降5%。二氧化碳排放量下降了11%,我们发现氮氧化物也有类似的下降,这是一种与运输密切相关的空气污染物(附录中的图A1-Panel f)。我们还看到石油消耗显著减少(图 A1-图 c) ,而电力消耗的减少较小(图 A1-图 d)。在发电技术中,太阳能光伏显著增加(图 A1-Panel e)。
温室气体的减少可以理解为环境进步的标志。然而,有必要区分经济活动减少与向低碳能源的结构转型。为了区分结构效应和周期效应,我们计算能源和排放强度—分别定义为初次能源与GDP的比率和排放与初次能源的比率。结果表明,能源强度在中期仅略有下降(图 3)。五年后,排放强度下降了4%。转向电力需求和更大幅度地减少石油消耗,以及太阳能光伏发电量的增加解释了这种(小)排放强度的增加。然而,与二氧化碳排放总量下降11%相比,这表明,减少的二氧化碳排放量约有三分之一是由于碳强度的提高,其余三分之二是由于能源需求的收缩。
 
稳健性检验(略)
 
COVID-19的影响预测
 
我们利用过去的流行病事件的经验,进行模拟来估计COVID-19对未来的影响。具体而言,我们根据过去流行病的估计影响,对COVID-19的中短期影响进行了样本外预测。
 
第一步,我们构建一个反事实的情景,以预测如果没有目前的流行病,会发生什么。我们使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国际能源机构(IEA)在疫情前的最新预测(2019年10月)。
 
 
 
表3汇总了相对于参考情形的相对变动。
我们预测,COVID-19的中期产出损失相当大,比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目前预测的数量级和过去严重金融危机都要大(Romer and Romer 2017)。基尼系数(各国平均值)的增长预计也将是显著的—大约0.4个百分点。能源需求预计将大幅下降,但GDP的能源强度的下降幅度可能很小。就二氧化碳排放量而言,我们预计2020年将减少约7%—在Le Quéré et al. (2020)估计的范围内(5%-9%),2024年下降约23%,能源的排放强度在短期内下降1.7%,中期下降8.0%。
 
对贫困的影响(略)。
 
结论
 
我们通过实证估计过去的流行病如何影响经济活动、失业、贫困、收入不平等、公共债务以及能源使用和排放。我们发现GDP显著且持续地下降,失业率、收入不平等和公共债务与GDP比率增加。此外,流行病期间,能源需求和二氧化碳排放量显著下降。然而,就系统性变化而言,我们只发现了一个很小的影响:流行病5年后,能源强度仅下降了约2%,只有约三分之一是由于能源的碳排放强度优化。
 
利用这些历史估计数来追踪COVID-19的可能影响,我们的结果表明,人均国内生产总值持续下降,对收入不平等产生了长期影响,生活在绝对贫困中的人数增加了约7500万人。值得注意的是,我们的研究结果可能是COVID-19影响的下限估计值,因为COVID-19比样本中的流行病更为广泛,为限制传染而采取的遏制措施也是前所未有的。
 
这些预测表明,有必要采取强有力的政策措施,以应对COVID-19的持久不利影响。预计公共债务比率的增加可能会引发许多国家对债务可持续性的担忧。然而,仓促转向紧缩政策可能会进一步加剧人均GDP的下降,从而阻碍降低债务比例的努力(Furceri et al., 2020b)。相反,应该调整财政和其他宏观政策,以实现公平和可持续的增长。此外,有必要对一揽子刺激计划进行”绿色”设计,以便不仅解决经济和社会影响,而且确保能源和排放强度的中期和长期改善,包括减轻未来气候缓解行动的成本(Hanna et al., 2020)。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