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万钊 > 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精神学习笔记

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精神学习笔记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12月8日至10日在北京举行,笔者学习后,认为要点如下:


一、客观理性看待内外部困难挑战


会议指出,在充分肯定成绩的同时,必须看到我国经济发展面临需求收缩、供给冲击、预期转弱三重压力。世纪疫情冲击下,百年变局加速演进,外部环境更趋复杂严峻和不确定。


其中,需求收缩既包括外部需求的回落,如果对十几种重点出口商品做一个简单的量价拆解,可以看到出口量的增速已经连续回落,处于比较低的水平,11月甚至降为负增长,这与PMI新出口订单连续7个月低于枯荣线是一致的。


图:十几种重点出口商品的不变价同比


也包括内部需求回落,下半年以来,在多种因素的影响下,房地产主要数据的全面下行,自10月下旬以来,房地产市场合理的资金需求正在得到满足,融资渠道边际回暖,但是向投资端的传导仍需观察。受疫情散发和年中汛情等影响,今年消费恢复速度整体上慢于去年下半年。



供给冲击也表现在多个方面。包括能耗双控对工业生产的影响,包括疫情对服务业供给的影响,也包括国际航运、芯片不足等全球供应链的不畅通。随着全球疫情逐步好转等,部分供给冲击近期有所缓解。


从预期角度来看,11月制造业PMI的生产经营活动预期分项为53.8%,较10月边际回升0.2个百分点,改善幅度小于2017、2019和2020年,绝对值也处于过去5年历史同期的最低水平。同样,经营预期的改善幅度,也小于生产分项。



从2021年第三季度城镇储户问卷调查报告来看,城镇储户的当期收入感受和未来收入信心三季度均有所回落,当期就业感受和未来就业预期也明显回落。


二、重提以经济建设为中心


会议强调,“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是党的基本路线的要求”,这可能意味着,当经济目标与其他目标发生冲突时,经济目标居于更优先的位置。尤其是明年要召开党的二十大,宏观经济在合理区间内稳定运行,是党的二十大胜利召开的重要保障。从党的十七大(2007年)、十八大(2012年)、十九大(2017年)召开的年份来看,当年的经济增长均表现平稳。


图:GDP的当季同比


会议还要求,“各地区各部门要担负起稳定宏观经济的责任,各方面要积极推出有利于经济稳定的政策,政策发力适当靠前。”各地区各部门的工作考核中,经济稳定的权重可能更高。


财政政策更加积极,原文是“要保证财政支出强度,加快支出进度。”去年的措辞是“保持适度支出强度”。在今年10月份,IMF发布的全球财政报告中,对2021年中国广义财政赤字率的预测是-7.5%,较2020年收窄3.7个百分点,较疫情前的2019年仅拉宽1.2个百分点,今年的财政略紧一些。从1-10月的财政数据看,考虑了国债、地方政府债净融资后的广义财政账户有较大的盈余。


不过另一方面,会议也强调“严肃财经纪律。坚决遏制新增地方政府隐性债务。”显示仍然是开正门不开偏门,预计明年的赤字率和地方政府专项债新增规模,较今年更加积极,但是对基建投资的拉动作用,不宜预期太高。


货币政策的定调是“灵活适度”,没有提及去年的“保持宏观杠杆率基本稳定”。在12月6日降准的新闻稿中,定位是“为高质量发展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营造适宜的货币金融环境”。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要求“引导金融机构加大对实体经济特别是小微企业、科技创新、绿色发展的支持”,央行降准时提到“支持中小企业、绿色发展、科技创新”,预计从宽货币到宽信用的传导还是以定向宽信用为主。跨周期和逆周期宏观调控政策要有机结合,宏观调控的积极性增强。


三、房地产不刺激也不能丢


房地产是关乎国计民生的重要行业,在供需两方面都发挥重要作用。在需求端,会议强调“支持商品房市场更好满足购房者的合理住房需求”,在城镇化进程持续推进过程中,每年仍然大量人口进城以及在城市间流动,每年仍然有大量年轻人结婚生子的背景下,对房地产需求是刚性的。


在供给端,中央财经委员会办公室分管日常工作的副主任韩文秀在解读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精神中,讲到房地产业规模大、链条长、牵涉面广,在国民经济中、在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中、在地方财政收入中、在金融机构贷款总额中都占有相当高的份额,对于经济金融稳定和风险防范具有重要的系统性影响。


房地产要“探索新的发展模式”,从需求端,可以通过多种方式满足居住需求,包括长租房、保障房等,从供给端,促进房地产业良性循环和健康发展,笔者理解主要是把房地产业的杠杆降下来。


四、共同富裕是做蛋糕和分蛋糕的有机统一


共同富裕首先是继续做大蛋糕,保持经济增速在合理区间。而且增长是在高质量发展的背景下,不能靠债务驱动、杠杆驱动。其次,在经济增长的同时,保持经济增长与收入增长同步。今年前三季度,名义GDP累计两年平均增速8.6%,较人均可支配收入累计名义同比高1.5个百分点,不过这种背离主要有工业品价格导致,从实际增速看,两者仍然贴合的很好,显示居民能够共享发展成果。再次,发挥分配的功能和作用,“完善按要素分配政策,加大税收、社保、转移支付等的调节力度”,房地产税扩大试点即是一例,现在房租等财产性收入在居民收入中的占比越来越高,如果财产性收入的差距较大,可能会拉大整体的收入分配差距。房地产税的重要意义,在于调节收入分配。


图:GDP和收入增速


共同富裕的一个要点是就业,强化就业优先导向,提高经济增长的就业带动力。另一方面,今年年轻人就业恢复偏慢,今年16-24岁人口的调查失业率为14.2%,虽然较9月回落0.4个百分点,仍处于历史同期最高。2022年高校毕业生人数预计达历史新高的1076万,同比增加达167万,经济工作会议也提到解决好高校毕业生等青年就业问题,健全灵活就业劳动用工和社会保障政策。



五、资本设置“红绿灯”的一点理解


为资本设置“红绿灯”并不是一个新提法,在10月25日新华社专稿《十问中国经济》中,第八部分末尾,提到“面对新形势新问题,要抓紧补齐短板,尤其是围绕平台经济、科技创新、信息安全、民生保障等重点领域加强研究,明确规则,划出底线,设置好“红绿灯”,为各类市场主体投资兴业、规范健康发展提供公平、透明、可预期的良好竞争环境。”


《十问中国经济》点出了部分绿灯,在促进科技进步、繁荣市场经济、便利人民生活、参与国际竞争中发挥积极作用,科技创新、新能源领域、高端制造业、产业互联网等成为资本布局的新取向。那么红灯在哪儿呢?《十问中国经济》点了一条,不是与社区商贩争夺最后一块“铜板”。笔者认为,红灯主要体现在三点,一是不与民争利,二是反垄断,三是发展成果与民众共享。


六、初级产品供给兼具经济和政治意义


从经济上看,初级产品是经济的重要原材料,一旦供给不足,容易造成“卡脖子”。而初级产品价格上涨速度较快,也会加大中下游的成本压力,使得上中下游利润分配失衡,影响下游产业的投资意愿。比如今年上游价格上涨较快,从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的利润来看,下游制造业的利润占比,由2020年3月的58.8%,回落至2021年10月的40.7%。



从产业转型上看,低排放时代比化石燃料需要更多的金属。有估算结果显示,在零排放情景下,铜、镍、钴和锂的价格可能在一个前所未有的持续时期内达到历史最高水平。2021-2040年期间,总产值可能增长四倍以上,超过原油总产值。部分初级产品将成为新的战略产品。


从地缘政治上看,全球矿产资源供应出现了新的变化,一是发达国家与新兴经济体之间对大宗矿产的争夺;二是发达国家与高技术矿产资源供应国之间的冲突;三是新兴经济体之间对矿产资源的争夺。尤其是资源垄断程度呈现“双加强”,即国家和企业的双集中度提高,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背景下,增加我国供应链产业链的潜在风险。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