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万钊 > 4年任期之后,特朗普输在哪儿了?

4年任期之后,特朗普输在哪儿了?

内容提要
 
1、2016年,特朗普爆冷当选。4年任期之后,拜登入主白宫已经是大概率事件。回顾历史会看到,2008年之后,连续几次选举,两党的选举人票数都比较接近,目前两党都无法提出能够凝聚大多数人美国人的纲领,这可能是两党内部以及美国社会日益分裂的结果。但是从普选票上看,民主党的民意基础整体占优。
 
2、2020年美国大选,两党都展示了强大的动员能力,两党的得票数都有明显增长。我们把不同州分成蓝州、红州、红翻蓝州,可以看到,特朗普的得票数均明显增加。也就是说,虽然特朗普在抗疫、外交等诸多问题上的表现不尽如意,但是特朗普的支持者反而是越来越多的。但是拜登的得票数,较2016年的希拉里,增加的更多。
 
3、从得票率的变动上看,拜登的进步更加明显。无论是蓝州、红州和翻蓝州,拜登的得票率,都较2016年提升明显。背后的逻辑在于,虽然2020年,特朗普的支持者更多了,但是更多的特朗普反对者,站了出来,并投给了拜登。
 
4、从疫情前的经济表现来看,特朗普任期内的经济增长和失业率都较奥巴马时期有明显改善,其中蓝州和红翻蓝州更加显著。但是疫情期间,蓝州和红翻蓝州的失业率明显恶化,这可能是特朗普失利的一个重要原因。
 
5、通过2016年大选复盘可以看到,2016年竞选时的特朗普,其言辞观点,极大的博得了中低教育水平白人的偏爱,也就是所谓的“沉默的大多数”。而另一方面,希拉里对黑人的吸引力,则远不如奥巴马。一增一减之下,特朗普意外当选。而今年拜登在“BLM”运动中的表现,以及选择了具有非洲裔血统的副总统贺锦丽,都帮助拜登收获了更多的黑人选票,从而取得了超过希拉里的表现。而受到高等教育的白人选民,可能出于对特朗普的厌恶,也将更多选票投向了民主党。
 
6、展望未来,美国选民的种族构成将更加多样化,白人占比逐步下降,拉丁裔占比明显提高,亚洲裔小幅增长,非裔保持稳定。而白人选民中,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口占比逐步提升,这会改变白人的政治倾向。这种人口结构的变化,对共和党不利。从国际关系的角度考虑,我们可能会面临长期与民主党总统打交道的局面。
 

 
2016年美国大选中,特朗普爆冷获胜。4年后美国大选的选情仍然焦灼,目前很多媒体已经宣布拜登获胜。虽然官方结果可能还存在争议,但是拜登入主白宫已经是大概率事件。任期4年之后,特朗普输在哪儿了?我们通过几个数据来观察一下。
 
一、2008年之后,美国两党之争陷入胶着
 
美国总统大选,是各州民众普选公投本州结果—再由各州选举人团(ElectoralCollege)按本州结果投票选举总统的两层间接选举制。获得本州民众普选多数的候选人,便赢得该州的全部选举人票。这被称为“赢者通吃”(winner-take-all)原则。
 
从历史数据上看,大部分时期,美国似乎不存在所谓的“摇摆州”,从选举人票数来看,获胜的一方往往是大胜,是非此即彼的关系,而且呈现出比较规律的交替执政的特点。
图:历次大选中两党获得选举人票
 
但是自2008年之后,连续几次选举,两党的选举人票数都比较接近,目前两党都无法提出能够凝聚大多数人美国人的纲领,这可能是两党内部以及美国社会日益分裂的结果。
 
由于美国总统大选的“赢者通吃”原则,因此美国历史上会出现虽然赢得更多的普选票,但是却丢掉总统的情况。比如2016年就是典型案例,2016年希拉里的全国普选票,比特朗普多了287万张,但是选举人票却少了77张,从而竞选失败。
 
从下图可以看到,自1992年以来,民主党在大选中,往往会获得更多的普选票,显示民主党的民意基础整体占优。
图:民主党与共和党的票差
 
二、特朗普的支持者并不少,但是选拜登的人更多
 
2020年美国大选,两党都展示了强大的动员能力,目前合计的有效选票数约1.49亿,较2016年多了接近1200万票,投向民主党的多了949万票,投向共和党的多了802万票(跟总和对不上,原因在于非两党选票的变化)
图:投向两党的选票数
 
2020年大选,与2016年相比,拜登和特朗普都获得了更多的选票。我们先来看看,2020年与2016年相比,拜登和特朗普在不同州的得票数变动。
 
我们把不同州分成蓝州(下图左)、红州(下图中)、红翻蓝州(下图右),可以看到,特朗普的得票数均明显增加。也就是说,虽然特朗普在抗疫、外交等诸多问题上的表现不尽如意,但是特朗普的支持者反而是越来越多的。
 
但是另一方面,拜登的得票数也明显增加,尤其是在本次大选的翻蓝州中,拜登的得票数均比2016年的希拉里更高,中位数是增加47万张选票,特朗普也比2016年的得票数高,中位数是增加36万张。
图:拜登和特朗普在不同州的得票数变动(左、中、右分别是蓝州、红州和翻蓝州)
 
如果从得票率的变动上看,拜登的进步更加明显。无论是蓝州、红州和翻蓝州,拜登的得票率,都较2016年提升明显。背后的逻辑在于,虽然2020年,特朗普的支持者更多了,但是更多的特朗普反对者,站了出来,并投给了拜登。
图:拜登和特朗普在不同州的得票率变动(左、中、右分别是蓝州、红州和翻蓝州)
 
三、特朗普执政和疫情期间的经济表现
 
我们用疫情爆发前,2017年-2019年的年均GDP增速,与2013年-2016年年均GDP增速进行比较,来衡量特朗普任期内的经济表现。从下图可以看到,特朗普任期内,蓝州的经济增速,反而是明显提升的,而红州和翻蓝州的经济增速中位数,反而是回落的。
 
也就是说,特朗普任期内,经济提升最明显的,反而是民主党的票仓所在地。
图:特朗普任期内的经济增速(2017年-2019年均,与2013年-2016年均的比较,左、中、右分别是蓝州、红州和翻蓝州)
 
另外,我们用疫情爆发前,2017年-2019年的年均失业率,与2013年-2016年年均失业率进行比较,来衡量特朗普任期内的就业情况。从下图可以看到,特朗普任期内,失业率改善最明显的,是本次大选的翻蓝州,其次是蓝州,红州的失业率也有改善,但是幅度最小。
 
也就是说,特朗普任期内,就业改善最明显的,是本次大选“背叛”特朗普的地区。
图:特朗普任期内的失业率变动情况(2017年-2019年均,与2013年-2016年均的比较,左、中、右分别是蓝州、红州和翻蓝州)
 
既然特朗普任期内,蓝州和翻蓝州的经济表现和失业率都很不错,那么为什么反对特朗普的人增加的这么快呢?我们来看看疫情期间的经济数据。
 
我们用疫情期间,2020年3月-9月的失业率数据,与2019年同期的3月-9月进行对比,从下图可以看到,疫情期间,失业率均有所上升,其中失业率上行最明显的是蓝州,其次是翻蓝州。
 
也就是说,特朗普在疫情期间的应对失当,可能是特朗普本次大选失利的非常重要的原因。而受疫情影响,各州的邮寄选民增加,叠加民主党的强大动员能力,则是另一个原因。
图:疫情期间的失业率变动情况(2020年3-9月,与2019年同期比较,左、中、右分别是蓝州、红州和翻蓝州)
 
四、未来美国大选的格局将如何演变
 
Center for American Progress在2017年发布了一篇报告,题目是《Voter Trends in 2016》,对2016年大选进行了复盘,其中一个角度是种族结构。
 
报告中显示,2016年相比2012年,没有受过高等教育的白人选民,投票率提高最明显,而黑人的投票率则明显下降。也就是说,2016年竞选时的特朗普,其言辞观点,极大的博得了中低教育水平白人的偏爱,也就是所谓的“沉默的大多数”。而另一方面,希拉里对黑人的吸引力,则远不如奥巴马。一增一减之下,特朗普意外当选。
分州来看,2016年对特朗普大选起决定性作用的铁锈三州:密歇根、宾夕法尼亚和威斯康星中,如果黑人投票率较2012年没有下降,那么希拉里将赢得密歇根和威斯康星。
 
2020年大选,拜登在“BLM”运动中的表现,以及选择了具有非洲裔血统的副总统贺锦丽,都帮助拜登收获了更多的黑人选票,从而取得了超过希拉里的表现。而受到高等教育的白人选民,可能出于对特朗普的厌恶,也将更多选票投向了民主党。
 
展望未来,美国选民的种族构成将更加多样化,白人占比逐步下降,拉丁裔占比明显提高,亚洲裔小幅增长,非裔保持稳定。而白人选民中,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口占比逐步提升,这会改变白人的政治倾向。这种人口结构的变化,对共和党不利。
因此在不同情形的模拟测算之下,未来都将是民主党占主流的格局,而且随着时间流逝,民主党的优势将越来越大,从国际关系的角度考虑,我们可能会面临长期与民主党总统打交道的局面。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