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万钊 > 农业的工业化与工业的农业化

农业的工业化与工业的农业化

这个题目有点拗口,背后是两个故事。
 
我们是一个文明古国,几千年的历史上也一直是一个农业大国。不过在现代经济中,我们的农业增加值占比已经很低,由1952年的50.5%,下降到2018年的7.2%,已经不再是主要行业。
 
虽然现在农业的关注度很低,但是农业却是一个高科技行业,或者说高科技产品的集聚地。我们来看看,基于农村人口计算的人均农业增加值,2017年中国是1576美元。世界平均水平是973美元,法国是3028美元,美国是3061美元,韩国是3153美元,日本是5383美元。
 
 
那么农业都用到哪些高科技产品呢?第一,是天时,在古代就是历法,比如我们的农历,在现代就是天气预报系统,天气预报系统背后,是数学算法和超级计算机。第二,是农业机械和农业工程,包括灌溉、大棚和机械,全球目前是约翰迪尔JohnDeere、凯斯纽荷兰CNH、爱科AGCO、克拉斯CLAAS、久保田五大农机巨头。第三是化肥和育种,全球农化市场目前是“拜耳-孟山都”、“中化-先正达”、“陶氏-杜邦”三巨头,中国农业的快速发展,与化肥的大量使用是分不开的,如下图所示。第四,配套的产业环境,包括食品加工、冷链物流、零售、农产品期货的套期保值等等。
 
 
农业虽然是一个古老的行业,但是现代农业却集聚了最尖端的科技成果,我们农业的快速发展,与这些成果的推广和应用是分不开的。农业的工业化,这是现代经济的一个缩影,也是我们所讲的A面。而B面,则是工业的农业化。
 
现代工业的快速发展,从朴素的经验上观察,无外乎是两点,从供给端看,主要是新技术的创新和扩散,从需求端看,主要是吃、穿、住、用、行的需求,从无到有的满足过程。
 
从供给侧的新技术看,我们从引进海外的淘汰生产线开始,到仿制,再到自主研发,目前集中在新技术的扩散和本土化应用。从地域,我们的新技术扩散由东部沿海,逐渐向中西部扩散,这也正是现在很多观察家,看好一些中西部重镇的发展潜力的原因。
 
从公众号—民航数据控,新发布的文章《暑运前三周20大机场表现如何?》中,给出了各地区的机场运行情况,从数据来看,旅客吞吐量,中部地区的增速遥遥领先,货邮吞吐量,中部和西部增速都高于东部,起降架次,西部增速最高。
 
 
吃、穿、住、用、行里面,吃和穿主要是轻工业,住里面的房地产,用里面的智能手机,行里面的汽车,是当前经济运行的三大线索,我们在前文《手机、汽车和房地产的故事,就是全球经济的故事》已有讨论。
 
那么需求从无到有的过程,将提供最大的增长空间。当市场空白被填补之后,增速将下降,进入更新换代周期。这就是题目中,工业的农业化的含义。具体含义有两个,第一,工业品的需求是刚性的,比如吃穿不用说,手机、汽车、房子都要更新;第二,工业品的需求是稳定的。当工业品的市场空白被填补结束之后,此时工业的发展,就像过去的农业一样,进入一种稳定的低增长模式。
 
新世纪初,当中国加入WTO之后,中国成为了最大的需求增长地,再配合正确的经济政策,使得新技术迅速在中国扩散,并在扩散的过程中不断迭代,使得我们的很多技术处于世界领先地位,尤其是终端应用方面。新技术的扩散和迭代,不断吸引全球产能落地,表现为出口金额的不断新高。
 
产能落地,带动了我们的就业和收入,收入增加,带动内需,形成良性的经济闭环。吃、穿、住、用、行等需求,开始从无到有的进行填补,表现为经济的持续高增速。展望未来,考虑到我们在产业链的中上游,包括设计、品牌、材料、机械等领域,仍然有很多不足,这也提供了未来的学习和增长的潜力及空间,这就保障了我们仍将以高于发达国家的增速,继续增长一段时间。那么这种增长期还能持续多久,抛开各种黑匣子模型,但从产业的角度来看,恐怕要看,我们的信息技术、汽车、房地产等大类需求的顶部在哪个位置。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