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我们在前文《疑似病例数的变动,有没有很好的预测意义?》,对全国的新增疑似和新增确诊做了一个模型,并对2月6日做了预测《对2月6日新增确诊病例数的预测》。模型预测2月6日新增确诊4907例,实际新增3143例,模型预测结果非常差。
 
有些朋友来问预测偏离的原因。笔者首先想到的原因是,湖北省的数据可能不准,并计划用湖北省外的数据重新做一下模型,再看看效果。笔者收集数据的时候,才发现湖北省外的新增疑似病例数,自2月1日之后才开始公布,目前只有6期数据,无法拟合VAR模型。
 
那我们不妨分别用湖北省,以及湖北省外的新增确诊,去除前一天的新增疑似,看看两者的比值变动。从下图可以看到:
 
第一,湖北省内和湖北省外的“新增确诊/前一天新增疑似”,有非常明显的异质性,两者规律完全不同,这就提示我们,最好单独对湖北省外的数据进行分析。
 
第二,湖北省外的比例相对稳定,疑似病例里面,大概有30%-40%第二天会被确诊。
 
第三,湖北省内的比例波动非常大。具体而言,2月6日的比例由前一天的153%,降至76%。
 
 
因此,大概分析可知,2月6日,湖北确诊数占前一天疑似数的比例,大幅下滑,这是造成我们模型预测不准的主因。我们需要剔除湖北省的数据,但是因为样本点太少,需要再等几天。
 
那么我们就来更新之前的一个模型。我们在前文《一个研判疫情走向的简单方法》中,介绍了一个研判疫情走向的简单方法。其大概思路是:我们画出累计确诊人数的增速,发现增速整体上呈现下降趋势。那么我们用一个线性模型拟合,并做线性外推,那么增速触及0的时候,就是确诊人数见顶的时候。
 
我们用湖北省外的数据,把这个模型更新一下。我们先用对数坐标,来看看累计确诊人数,从下图可以看到,曲线上行的坡度越来越缓,背后含义是累计确诊人数的增速越来越慢。
 
下图竖线所示,累计确诊人数从2000人翻倍到4000人,大概是1月28日到1月30日,3天时间。从4000人翻倍到8000人,大概是1月30日到2月6日,用了6天时间。
 
 
那么是否就意味着疫情就会很快结束呢?我们来做一下线性拟合和外推。因为线性拟合是高度依赖于样本的,因此我们对不同的样本期,做了敏感性分析。
 
如果我们防疫工作,相当于1月22月至2月6日的平均水平的话,就是下图的增速预测1,该情形下于2月6日见顶,显然不可能。
 
如果我们防疫工作,相当于1月26月至2月6日的平均水平的话,就是下图的增速预测2,该情形下将于2月9日见顶。
 
如果我们防疫工作,相当于2月1月至2月6日的平均水平的话,就是下图的增速预测3,该情形下将于2月13日见顶。
 
 
这个图的意思是,对于湖北省外的地区而言,我们有比较大的把握,认为会在不久的将来见顶,但是具体见顶的时间,却不断向后延迟。
 
防疫的一个关键时间点,是在当地最大医疗能力范围内,将疫情控制住。否则一旦患者数量过多,而不能及时得到收治,就会成为活动的传染源,使得传染不断扩大。
 
因此对于湖北省外的地区而言,要加大力度,将防疫工作打成闪电战,而不能拖成持久战。所以我们看到,今天广州、深圳等重要城市,都采取了小区封闭管理,而前期杭州、温州、南京、徐州、辽宁全省都采取了类似的做法,正是防疫行动进一步升级的标志。
话题:



0

推荐

万钊

万钊

337篇文章 5天前更新

经济学博士

文章